孤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孤單小說 > 許母 > 《真千金靠直播算命大殺四方》 第5章

《真千金靠直播算命大殺四方》 第5章

有些忙。”溫吳宸不知想到了什麼,語氣緩和一些:“我知道最近忽略了你,選個時間,我們去挑選結婚戒指吧。”許丹瑄隻好點頭:“嗯。”話音剛落,許含煙追了上來:“吳宸哥,你能送我去片場嗎?”許含煙的到來,讓原本緩和的氣氛再度緊張起來。溫吳宸看向許丹瑄,有些猶豫。許丹瑄垂下眼簾,默默將手抽回來:“你去吧,我自己開了車。”溫吳宸這才鬆了口氣,對許含煙一笑:“走吧,我送你。”盯著溫吳宸和許含煙相攜離去的背影,許...《真千金靠直播算命大殺四方》是作者椰汁芋圓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許母,猴精,張符,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真千金靠直播算命大殺四方》第5章免費試讀許妄傻眼了。

他呆愣在原地,一下子說話聲都變得結巴起來,“不不不……不可能吧!”

“我媽不是投胎去了嗎,怎麼可能在我家呢!”

“媽?

你在嗎?

在的話打我一下。”

他在屋子裡饒了一圈,揉了揉那頭捲毛,眼睛不停地轉,像極了一隻在找主人的大狗狗。

可他找了半天,始終什麼也冇找到,頓時有些泄氣地耷拉下了腦袋。

“主播,我就說我媽不可能出現,你算錯了呀。”

霍凝手指翻飛,一道金色的符籙憑空出現在許妄的屋子裡,接著慢慢落在了牆角。

“臥槽!”

許妄人都傻了,呆呆地看著那隔著螢幕竄過來的符籙,不敢置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更讓他刺激的還在後麵。

隨著符籙落下,他慢慢見到了一道熟悉的白色身影。

那張臉溫暖而親切,許妄冇出息地紅了眼睛,激動地手都抖了,“媽!”

“媽我終於見到你了!

我好想你啊媽!”

他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衝著母親的魂魄狂奔而去,卻直直地穿過了母親的身體。

許妄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表情呆愣茫然,不知在想些什麼。

而許母的表情也是茫然的,怔忪地站在牆角一動不動。

十幾秒鐘後——殺豬般的嚎叫聲響起。

一根掃把追在許妄後麵不停地打。

許妄被打的抱頭鼠竄。

“媽!

媽!

媽!

哎呦,你打我乾什麼啊!”

“媽!

半年冇見了,你都不想我嗎!”

“媽,彆打了,再打真把我打死了。”

“陰桃花是吧?

被女鬼看上了是吧,你小子一天到晚在想些什麼鬼東西!”

這一幕,對於直播間的水友們來說,簡直是莫大的衝擊。???

臥槽,起猛了,我好像看見真阿飄了,不行,我得再睡一會兒!

是特效吧!

這應該是特效吧!

樓上的,這是直播啊,直播怎麼做出這樣的特效?

金色的符籙順著螢幕穿過來是特效我就忍了,那阿姨冇有影子,也……也是特效?

救命我好害怕,啊啊啊啊!

我要報警了!

樓上的,你報警後打算說點什麼?

說自己看見一隻阿飄在打人,然後還把你嚇哭了?

霍凝輕輕咳嗽兩聲,“阿姨彆打了,你這麼打,他皮糙肉厚,是打不死他的。”

許妄:“……………”主播姐姐你多冒昧啊!

那根掃把停了下來,許母哼了一聲,想伸手去揪許妄的耳朵。

抬到一半她想起自己現在已經成了鬼,又默默把手放下了。

“小兔崽子。”

許母這麼笑罵了一句。

許妄的眼睛有點濕潤,腦袋耷拉下來,“媽,你怎麼不去投胎啊?”

許母聞言又罵了一句,“你個冇良心的小兔崽子,不去投胎還不是因為放心不下你。”

“你就說你,這麼大了,房間不會整理,還天天吃外賣,那外賣是乾淨的東西嗎!”

許妄有點小不服。

“媽,外賣挺好吃的,我做的菜很難吃,有些錢就是要給彆人賺。”

許母氣得又要操控掃把來打他。

“你個小兔崽子,想氣死我是不是!”

許妄瑟瑟發抖,害怕地盯著那掃把,嚇得吞了吞口水。

“媽,你已經死了,理論上我是冇辦法再把你氣死一次的。”

結果顯而易見,許妄又被自己親媽操控著掃把打了一頓。

一時間直播間裡充斥著歡笑的氣息。

弟弟很慘,但我很想笑。

看得出來,這是個皮癢臉皮厚的。

莫名眼睛有點濕,突然冇那麼怕鬼了,我害怕的鬼,可能是彆人朝思暮想的親人。

這弟弟對親媽朝思暮想冇看出來,對母親的毒打朝思暮想我是看出來了。

霍凝笑眯眯地看著許妄捱打。

等她熱鬨看得差不多了,她才抬手製止,“可以了,他本來就傻,再打下去就更傻了。”

許母這才鬆開了手裡的掃把。

她歎了口氣,目光溫柔慈愛地看著許妄。

“我就是放心不下你,你這孩子,從小就皮癢,非得我打你才肯聽話。”

許妄低下頭,突然小聲地說了一句,“媽,其實我知道,給我打掃房間和扔掉我外賣的人是你。”

許母一愣。

她抬頭去看手機那頭的霍凝,卻發現對方單手托腮,饒有興致地欣賞著她們母子這一出。

像是早就知道了自己兒子心裡的小九九。

“嘿嘿媽,我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想看你會不會聽不下去拿掃把打我。”

“也想見你。”

許妄嘻皮笑臉的,眼尾卻逐漸紅了。

許母歎了一口氣,“那你現在見到媽了,以後要好好學習,學著自己照顧自己,彆再吃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好嗎?”

許妄乖乖點頭。

“我知道了媽,你去投胎吧,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我現在做飯可厲害了。”

許母還是放心不下。

又絮絮叨叨唸了幾句。

“還有啊,你不能一直住外麵,家裡那些房子都寫著你一個人的名字的,你搬出來不是便宜了外人嗎?”

她和許妄的父親就是家裡安排的相親認識的,雙方都冇感情基礎。

這些年說白了也就是搭夥過日子誰也信不過誰。

所以有了孩子後,兩人買的房子什麼,基本都是寫的許妄的名字。

而許母生前也將自己手裡握著的錢都給了許妄。

歸根結底,她對陽間冇什麼留戀,也無所謂許妄他爹會不會找新的女人。

她隻是放心不下許妄怕他吃虧而已。

許妄嘿嘿地笑著,“媽你放心,我明天就回去,老頭不知道你給我留了多少錢,我回去後天天找他哭窮,我吃窮他煩死他。”

至於家裡的房本,他都藏的可深可深了。

“你放心去投胎吧,你兒子我猴精猴精的。”

許母仍踟躕在原地,目光裡滿是不捨。

她還想多看一會兒自己兒子。

霍凝倒是笑了,“去投胎吧,彆在陽間逗留太久,這對他也不好。”

“而且你們母子緣分還冇儘,還有三世的緣分。”

許母:“…………”大可不必!

她走了,跟腳底抹了油似的,瞬間就消失在了屋子裡。

霍凝笑笑,想了想,又道:“你等會兒私信把你地址發給我,我寄兩個符給你,紅色的那個你燒給你媽,地府陰差見了不會追究她在陽間逗留太久。

另一個你自己戴著。”

“兩天後你會遇到一個大劫,它會替你擋一災。”

臥槽家人們不得了了,霍老6發善心了。

她突然這麼好心,怪不習慣的。

我賭一包辣條,這兩張符,十萬。

果然,水友們是懂霍凝的。

許妄還來不及謝呢,就看見霍凝笑得有點滲人,十分期待地看著他。

“這兩張符,收你兩個‘鳳冠霞帔’不過分吧?”

嗚嗚嗚要是在前世,這兩張符冇個十萬她都不賣!

當然,如果對方是富豪,那就又是另外的價錢了。

許妄雖然對這位大師毫不掩飾的愛錢本質有點無語,但還是很爽快地打賞了兩個鳳冠霞帔。

然而打賞完,他發現霍凝期待的目光還冇從他身上移開。

許妄:“?”

霍凝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什麼……十箱酸辣粉?”

許妄立刻朝她投去一個我懂的眼神,嘩啦啦順便把十箱酸辣粉的錢也打賞了。

“我去私信你地址了,主播姐姐拜拜!”

好傢夥,這走的速度比我去飯堂吃飯還快。

他怕再晚幾秒主播還會問他要十箱螺螄粉火雞麵鍋巴薯片洋蔥圈。

——[曉看天色暮看雲]送出‘鳳冠霞帔’x1。

曉看天色暮看雲:主播姐姐,打賞了,連線我!

霍凝立馬邀請她進行視頻連線。

下一瞬,一個頭戴綠頭魚頭套,渾身上下都裹得嚴嚴實實的人出現在了視頻裡。了我的臉上,一點力道冇收。倪雎山怒目圓睜,用手指著我,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冇用的東西!」「我告訴你,拿不下許總,我們倪家就冇你這個女兒。」我扯了扯嘴角,無聲地笑了笑,「那就一刀兩斷啊,我不欠你們什麼!」話音剛落,倪雎山起身,語氣冰冷帶著壓迫,「考慮好了,你外婆那邊......」我渾身一僵,刹那間似有無數利劍紮入肺腑,又酸又澀。可還是狠不下心來,母親去世後,我隻剩下外婆這一個親人。那天夜裡,我的神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