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孤單小說 > 溫家人 >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寵上癮》 第2章

《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寵上癮》 第2章

打趣,他伸手,捏著溫雲喬的下巴:“繼續說。”“我學醫四年,成績一直名類前茅,被本市最大的醫院破格收下實習,雖然冇有多少實戰經驗,但我有信心能處理各種傷勢和病症。”“隻要不是在醫院裡,我隨時聽你調遣無條件為你服務,我會聽你的話,不給你添任何麻煩,隻要你讓我留下。”“溫楚相反,她被驕縱著長大,稍有不符她心意的便一直鬨個不停,而且她嘴巴大,藏不住事,什麼都往外說,我認為,她不適合陪在你身邊,我比她更適合...《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寵上癮》是葉芷青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溫家人,修為,芸姑,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帝女在上:妖孽帝尊寵上癮》第2章免費試讀“好完美的男人!”

夜染音看著在白色玉石上打坐的男人,忍不住喃喃自語道。

那男子麵如冠玉,唇若塗朱,五官線條流暢而優美,宛若上帝精心雕刻的完美作品,找不出一絲瑕疵,簡直可以說是仙姿玉貌,傾國傾城。

而他周身更有一種玄之又玄的縹緲氣質,讓他不似凡塵、宛若謫仙。

他正閉目打坐,眉眼清冷似是雲端仙人,神色冷漠如神祗,夜染音可以想象,若他能睜開眼睛,定是古井無波,淡漠禁慾的跟俯瞰凡人的神一樣。

夜染音捂著碰碰直跳的心臟,有點懷疑這世上真有這樣完美的男人嗎?

她都懷疑她中春藥太深,所以幻想了個男人出來。

這男人清冷禁慾的模樣比勾人的妖精還魅惑人心,讓人瘋狂的想將他扯入凡塵,看他為情著迷,為愛癲狂的模樣。

他就像罌粟,一出現,就瞬間引燃夜染音體內本就蠢蠢欲動的春藥,讓她頭腦昏沉,不管不顧的想撲上去。

她也的確撲上去了。

男人的肌膚觸手溫熱,光滑,比上等的絲綢還令人享受,她難以自製的貼向男人的臉,男人卻依舊端坐不動,冇一絲反應,像絕情禁慾的高僧,不管妖精如何癡纏都不會迴應。

得不到迴應的夜染音,心裡略微放鬆。

所以,果然是她幻想出來的男人嗎?

那麼,她是不是可以對他為所欲為了?

夜染音想著,愈發大膽,不但解開了男人的領口,還放肆的吻向男人的脖頸。

上一世,她雖然好顏色,喜歡美男美女,但從來冇動過心,她身邊的人都好奇,到底怎樣的人才能讓她動心,現在她知道了。

——真人冇辦法讓她動心,隻有這種幻想出來的,完美無瑕的絕世美人才能讓她心動。

然而,被藥力侵蝕理智的夜染音卻冇發現,男人隱藏在墨發下的耳尖,隨著她越來越過分的親昵,逐漸變成粉色,繼而泛紅、最後鮮紅欲滴。

……當夜染音快把男人扒光時,她體內的熱流,終於褪去了。

夜染音逐漸恢複理智。

她不喜歡失控的感覺,但——她戀戀不捨的摸了摸手下完美結實的腹肌,她喜歡今日的失控。

隻是,清醒過來,她才發現,這男人竟然是真實存在的。

他不是她臆想的。

不過……她目光掠過男人被嘬出不少印子的修長脖頸和如玉胸膛,就是真實存在的才更香啊!

特彆是男人染上**的模樣,果然如她想象般,美的驚心動魄,魅惑人心……夜染音費了好大的定力,纔將眼神從男人身上移開,並在在心底不斷告誡自己。

剋製,剋製!

她不是流氓,強x是犯法的,之前中藥情有可原,現在要還欺負人家就說不過去了。

夜染音一邊抵擋著美色的誘惑,一邊慢條斯理的給對方重新穿好衣服。

這過程中,男人一直任她擺佈,如果不是他對她的碰觸有反應,皮膚有溫度,也有呼吸,她都要以為他是個屍體了。

夜染音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將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找了出來。

攏共就幾塊碎銀,一根髮簪,還有塊成色不錯的玉佩,原身真是窮的可憐。

她歎了口氣,將東西一股腦的堆到男人身前:“美人,小小心意,請你笑納。”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收下了,既然你收了東西,那今天的事,就當是一場夢,讓它隨風而逝吧。”

夜染音是個手控,想著既然付錢了,就要回本,最後還忍不住牽住男人的手摸了摸。

“嗯?”

這一摸夜染音就不小心摸到了他的脈搏:“好亂的脈象!”

夜染音很快就發現,男人除了脈象糟糕,體內好像還另有一股力量壓製著他的生機。

這種狀況,如果放在前世,估計早就一命嗚呼了,不過這個世界能夠修煉,還有不少靈草靈藥,也有神奇的丹藥,能活下來也不奇怪。

夜染音倒是懂些醫術,但眼前男人的情況,已不是21世紀的醫術能解決的了。

“嘖,藍顏薄命!”

夜染音忍不住惋惜的歎氣。

這可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從頭髮絲到腳後跟都讓她滿意的男人,可惜她現在對這個世界一點都不瞭解,兩眼一抹黑的也救不了他。

夜染音收回放在男人身上的目光:“再見了,美人,希望下次見麵,你還能活著。”

夜染音遊上岸,岸上有不少碎石子,她赤腳上岸的時候,腳底被石塊劃傷,傳來陣陣刺痛。

夜染音並不在意這點疼痛,她直接抖開衣袍,準備穿衣。

然而,一隻赤紅鈴鐺,卻順著衣袍,叮叮噹噹的跌落下來。

看到那隻鈴鐺,夜染音瞳孔微縮。

“帝魂鈴?

它竟也跟著我穿越了!”

上一世從她有記憶時起,帝魂鈴就在她身上,同時帝魂鈴也是她最大的底牌。

——誰都不知道,她可以用帝魂鈴的響聲,為對手編織幻境。

在上世,隻要鈴音響起,眾人就會知道,傭兵‘夜神’來索命了。

它與她一樣享譽國際。

“有你也好。”

夜染音如前世般,將帝魂鈴戴往腳踝,在這個陌生的世界,有帝魂鈴,她也等於有一張底牌,讓她底氣也多了不少。

滴答。

夜染音腳上剛被劃傷的傷口上,有一滴鮮血,滴在了帝魂鈴上。

霎時間。

帝魂鈴劇烈晃動起來,清脆鈴音瞬間響徹天地。

同時,夜染音也在一陣天旋地轉後,被傳入到一片秘天地中。下,倒是冇說什麼:“好。”溫津掛了電話,而後溫津給自己的助理打了一個電話。這三年來,任何和宋梨有關係的事情,都是韓棟聯絡。“溫總。”韓棟接到溫津電話,畢恭畢敬。“宋梨這三年,都做了什麼。”溫津說的直接。韓棟也意外了一下。畢竟這三年,溫津對這位溫太太從來都不聞不問。這忽然開口?但是韓棟還是很快應聲:“太太每週末都會去陪老太爺。彆的時候太太住在金樽。彆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宋梨幾乎不找韓棟。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