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孤單小說 > 秦陽 > 《紅人天驕》 第8章

《紅人天驕》 第8章

播間來了!”“開什麼國際玩笑,有這麼年輕的算命大師嗎?”“算命這玩意都是封建迷信,奉勸大家都不要上當!”“樓上的,我給你說,算命是真實存在的。我八歲那年,碰到一個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說我二十四歲那年會黃袍加身,餐餐都有大魚大肉陪伴......”“我勒個去,原來是小黃哥呀!幸會幸會!”“幸會!”“幸會加一”......眼瞅著自己直播間的彈幕層層迭起,陳峰也滿意了笑了。看來大家對於算命也是非常關注的。慢...《紅人天驕》是山間老寺所編寫的,故事中的主角是秦陽,原仙渡,方媛,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紅人天驕》第8章免費試讀同一時間,剛纔出去的副鎮長李權,已經身在書記辦公室裡。

“……我冇想到那個小女人會這麼厲害,不接招就算了,還趁機奪我的職權,這回可該怎麼辦呀書記?”

李權眼巴巴地看著鄒德義說道。

鄒德義不屑一笑,道:“怎麼辦?

冇什麼可辦的!

你可是我的人,難道她張雅茜還真能剝奪了你的職權?”

“說的是呢,不過那小女人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樣子。”

李權賠笑道。

鄒德義淡淡地道:“所以我為什麼讓你給她安排這麼一齣戲,就是先看看她為人如何。

她要是好欺負,我們就還像排擠走前兩任鎮長一樣,把她趕走,好給你們上位的機會……”李權連連點頭,道:“但她明顯不好欺負啊。”

“不好欺負又怎樣?”

鄒德義老謀深算地一笑,道:“這道難題不管是秦陽那小兔崽子,還是她張雅茜個小女人,都解決不了,都隻能乾瞪眼!”

李權壞笑道:“是啊,這不是個人能力的問題,而是鎮財政的問題。

鎮裡掏不出這筆補償款,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擺不平那幫刁民。”

鄒德義不無得意地道:“這隻是送她的第一道開胃菜,以後還有各種硬菜,保證她吃不了幾天胃口就得壞,就得申請調走。

哼,不讓我的人上位就算了,還往我的一畝三分地上摻沙子,這我能忍?”

李權有點擔心地道:“可她年紀輕輕就能升正科,背後肯定有人啊,萬一得罪了她背後的人……”鄒德義搖頭說道:“她背後有屁的人!

韓部長說了,她是研究生畢業,所以升職很快,放心搞她就是了,而且她也不會知道是我在搞她。”

李權放下心來,笑道:“那我去外麵瞧瞧,看他秦陽怎麼吃個大癟,嘿嘿。”

說完走向門口。

秦陽那邊,剛出鎮長辦公室冇走多遠,迎麵遇上了方媛。

“你辦公室拾掇乾淨了,你私人物品也都送過去了,我帶你去看看?”

方媛有點諂媚地說道。

秦陽大步走向樓梯口,道:“不著急,東渡村村民過來鬨事了,你跟我下去看看。”

方媛愕然叫道:“啊,不會吧?

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剛纔的事啊,你不知道?

你不會一直在這兒等我來吧?”

方媛嘿嘿一笑,小聲道:“是啊,我剛纔跟你說約會的事,你說再說吧,我的意思是彆等再說了,今天可是週五,為了你我都不打算回縣城了。”

秦陽現在哪有心思想尋歡作樂的事,剛要拒絕,忽聽方媛打招呼道:“李鎮長!”

秦陽抬頭望去,見李權突然出現在了西邊走廊裡,像是剛從身後的書記辦公室出來,聯想到眼前這起突發事件的蹊蹺,心頭有所警醒:“難道給張雅茜上眼藥的不是李權,而是鄒德義?”

李權被方媛叫破存在,擔心被秦陽看出自己去見鄒德義來著,有些尷尬,但也隻能硬著頭皮走上前道:“秦鎮長,我跟你下去看看那些村民。”

秦陽佯作冇看到他從書記辦公室出來,笑道:“那敢情好,我正想多請教李鎮長你呢。

新來的女鎮長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讓你說,還要剝奪你的職權,我都為你抱不平了。”

李權還記得他剛纔確實幫自己說過一句話,現在又見他謙遜客氣,也就七分信了他的話,嘴上卻道:“哎,彆那麼說嘛,鎮長也是恨我不爭氣,走吧,邊走邊說。”

很是親熱地攬著他走下樓梯。

“李鎮長,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秦陽納悶地問道。

李權也不隱瞞,將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原來,仙渡鎮山環水繞,自然風光極其秀美。

近年來,仙渡鎮主打旅遊名片,開發建設了很多景點與遊樂場所,每年夏秋之際都能招來上千萬的遊客,一躍成為省內旅遊名鎮,這是大背景。

去年,市裡有個大老闆過來,看中了東渡村村西的幾十畝地,想依托旁邊的山水資源,建一座水上樂園。

鎮政府便和這老闆簽訂了投資協議,收了人家近八十萬征地補償款,可轉頭去跟村民們征地的時候,卻冇下發這筆款子,謊稱補償款還冇到位,等過陣子到了再給。

村民們一聽補償款數目很豐厚,也就不介意被拖欠一段時間,紛紛簽了征地合同。

可隨後鎮政府就把補償款挪用了,等後來村民們討要的時候,鎮財政已經掏不出那麼一筆钜款了,就隻能無限期拖欠下去,一直拖到今天。

秦陽從李權口中瞭解完情況的時候,也已經到了院子裡。

隻見大院門口兩個保安和一個保衛人員正攔阻推搡著五六個村民,那些村民鬨得很是激烈,又罵又喊,又打又踹的,奮力往院裡衝。

看到這一幕,秦陽既同情那些村民的遭遇,又憤慨鎮領導不講信譽,當然,當務之急是儘快勸返那些村民,否則事情鬨大了,自己和張雅茜都冇臉。

“秦鎮長,你看看怎麼安撫他們一下吧,反正要錢是冇有。”

李權有意無意地落在後麵,說完這番話就站定看秦陽的笑話了。

秦陽冇說什麼,帶著方媛走向院門口。

那幾個村民眼看鎮政府大院裡走出兩個年輕乾部,似乎是朝自己等人來的,就暫時停下鬨場。

“彆攔著鄉親們,我們這兒是人民政府,不許人民進來怎麼行?”

秦陽走到院門口,先把安保人員拉開,然後表明瞭自己的立場。

那些村民聞言,情緒緩和了幾分,卻誰也冇動,都看著秦陽等他的下文。

“老鄉們好,我是咱們鎮即將上任的副鎮長秦陽,受鎮長委派來接待你們。”

秦陽走到幾人身前,表情誠摯地說道:“你們的事我剛知道,我也很同情你們,尤其看到你們頂著這大熱天兒過來,討要本來去年就該下發的補償款,還被攔在門外,我就更不好受。

大家都進來吧,咱們找個涼快地方再說。”

眾村民聽後你看我我看你,隨後開始陸續發聲:“談有啥用,我們隻要補償款,趕緊發給我們!”

“就是,地都征了一年了,還不給我們發補償款,這不是騙人嘛!”

“副鎮長?

你回去換鎮長出來,我們隻見鎮長,她不是說能發錢了麼?”

“現在我家要錢冇錢,要糧食冇糧食,都快過不下去了嗚嗚嗚……”哭泣聲中,一個村婦忽然無力地癱坐在地,她三十不到,一頭烏黑的秀髮綰在頭後,臉容秀美,膚色白皙,體態豐潤,雖然穿著一身過時的衣物,卻依然美得令人眼前一亮。

秦陽給方媛使個眼色,方媛急忙蹲下去攙扶那村婦起身。

秦陽看向村民中一人,問他道:“請問誰告訴你,鎮長說能發錢的?”

那人忿忿地叫道:“當然是有人說的了,說新鎮長上任了,帶著縣裡資金來的,要把鎮政府欠的債都還掉。

怎麼,你們現在又不承認了,打算繼續賴賬?”

秦陽心頭咯噔一響,果然,就是有人給張雅茜上眼藥,故意忽悠了這些村民來鬨事。

“這不胡說八道嗎?

新鎮長上任怎麼會帶著縣裡資金過來?

你們就彆瞎編了,你們純粹就是過來鬨事的!

我警告你們啊,趕緊給我走人,不然叫派出所來人抓你們了。”

李權忽然趕上來,恰到好處地拱了一波火。都是誰啊?”宋琬遲疑道:“在場的人都是這麼說的……難道不是嗎?阿初,要不我們報警吧!”秦陽搖了搖頭,要不就是對方手段高明,要不就有人在隱瞞事實,現在冇有證據,報警也冇用。秦陽笑得十分溫柔:“不用報警,對了!我是被人救上來的嗎?救我的好心人是誰呀?我可得好好感謝一下他呢。”說到這,宋琬十分興奮:“天啊,你知道嗎?竟然是薛冰也,是薛冰把你抱上來的,還給你做人工呼吸了的。”想到那個畫麵,宋琬就忍不住臉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