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孤單小說 > 黑暗紀元【戀與深空】 > 第 1 章

第 1 章

背上的刀。你感到掌心傳來一陣被灼燒的鈍痛感。用力往下一拉,將其腰腹劃出一條幾乎要將其攔腰斬斷的切口。切口處噴發出大量粘液,你來不及躲避被濺了一身,右眼一陣鑽心的刺痛。你悶哼一聲,倒吸一口涼氣。要捂住受傷的眼睛,伸出的手卻僵在了半空。你渾身沾滿了腐蝕性粘液,身上冇有一塊地方是不疼的,冇有一塊地方是乾淨的。黑色的泊油路麵在粘到腐蝕汁液後吱吱作響,但這次地麵卻冇有明顯被的腐蝕痕跡。你眯起受傷的眼,用餘光...-

1

5月5日,下午。

檢測中心檢測到市區大橋上出現異常能量波動,人工智慧發出報警。

“千廝門大橋上方,發生異常能量波動請附近獵人前往檢視。”

……

一分鐘後實習生夏夜抵達大橋,麵前是熙熙攘攘的車流,大橋兩旁是擁擠的人群。

忽然驚恐的尖叫從遠處傳來,你立馬朝著大橋中段跑去。

隻見百米高的大橋主塔在往下掉落什麼東西,待你跑近纔看見落在地上的是隻異種的幼蟲。

幼蟲長約一米,外形酷似米色蛆蟲,身上凹凸不平長滿疙瘩,疙瘩正在流膿,渾濁黏膩的膿水不斷地往地麵泛。

夏夜甚至在十之外就聞到一股腐爛的惡臭味道,你將套在脖子上的黑色麵罩拉高。

幾滴粘液滴在橋對麵另一邊人行道上,路過的女人緊張的起抬頭往上看。

你的目光順著她的動作移動,在看清上方的瞬間瞳孔猛然放大。

糟糕!

女人在瞬間被砸倒在地。

大橋百米高的主塔上密密麻麻長滿巨大的卵,一隻破卵而出的幼蟲掉落,以極快的速度將女人砸到。

當她發現抬頭時已經躲不開了。

周圍人群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道,尖叫四起,瘋狂往外逃。

你立刻跳下路牙越過車流奔向對麵,同上接通對獵人指揮中心的通話。

“指揮中心,指揮中心,我是實習獵人0979,千寺門大橋中段出現未知流浪體巢穴,請求支援。”

夏夜停在倒地女人的麵前,腦子一片空白嗡嗡作響。

你還在實習期,你剛好在附近巡視聽見通知就趕過來了,冇想到竟遇上這麼棘手的情況。

“附近兩隻小隊十分鐘內抵達,總部距離較遠三十分鐘後達到。”

“0979,現場情況怎麼樣?”

一瞬間萬千思緒閃過腦海。

這是什麼鬼東西?粘液具有強烈腐蝕性!

橋上還有這麼多人。

流浪體直接暴露在市區被這麼多人看到,總部要怎麼把事情壓下去?

你快速回覆道:“大橋主塔長滿巨型蟲卵已經進入孵化期,必需馬上把橋麵清空。”

躺在地上的女人直接被砸成一坨血肉模糊的泥,血水混合著腦液從幼蟲身體下緩緩流出。

你感到頭皮發麻,呼吸都漏掉了一拍。

下一瞬你就反應過來,拉高套在手上的戰術手套,將裸露出來的手腕完全覆蓋。

拔出黑色短刀快速刺入流浪體幼蟲的體內,幼蟲感受到疼痛噴出大量粘液,掙紮扭曲著身體想要甩開背上的刀。

你感到掌心傳來一陣被灼燒的鈍痛感。

用力往下一拉,將其腰腹劃出一條幾乎要將其攔腰斬斷的切口。

切口處噴發出大量粘液,你來不及躲避被濺了一身,右眼一陣鑽心的刺痛。

你悶哼一聲,倒吸一口涼氣。

要捂住受傷的眼睛,伸出的手卻僵在了半空。

你渾身沾滿了腐蝕性粘液,身上冇有一塊地方是不疼的,冇有一塊地方是乾淨的。

黑色的泊油路麵在粘到腐蝕汁液後吱吱作響,但這次地麵卻冇有明顯被的腐蝕痕跡。

你眯起受傷的眼,用餘光檢視四周。

方纔還擁擠的地方已經空出一大片空地。

但橋上的市民還冇能跑出去,原本擁擠的通道因為恐慌變得更加混亂擁擠。

中心區域的市民在往外圈擠,外圈的市民不知道橋中段發生的事情紛紛停下住了腳步伸著脖子左右觀望。

陸續有人被落下的異形生物砸個正著,周圍又是響起一陣刺耳的尖叫聲。

有人慌不擇路被絆倒,踩踏。

也有人大著膽子脫下外套包裹住手去拽落在同行人身上的異形生物。

你忍著劇痛,朝天上開搶示警,高喊:“橋上危險,都快離開!”

“前麵的,趕緊把通道讓開!”

喧鬨的人群被突如其來的槍聲嚇得安靜了一瞬,而後立馬往外跑。

橋麵隻安靜了一瞬很快又恢複鬨鬧。

你站立的位置很危險,正在大橋主塔的正下方。

你的神經高度緊繃著,看向四周尋找躲避點。

但大橋這個時間段不通車,隻供遊客拍照,橋麵早已被清空,裸露寬廣的橋麵毫無遮擋。

周圍的人群將你遠遠拋在身後,你拖著渾身是傷,精疲力竭的身體緩慢地往橋邊上的鐵柵欄處靠。

獵人終於趕來,但被往橋下跑的人群阻隔開了暫時無法進入中心區區域。

“夏夜,我是沈星迴,你哪裡發生了什麼事?”通訊裡傳來一道底沉清冷的聲音。

與此同時夏夜的心臟猛的抽搐了一下,冇來由的不安蔓延在心間。

她猛然抬頭看去,又一隻異形生物快速向你砸落。

大腦一片空白。

猛烈的撞擊將你震得身體發麻。

你倒在了地上,雙目,口腔,鼻腔溢位鮮血。

這一瞬四周的聲音消失了,隻剩下劇烈的心跳聲和耳鳴聲在腦海裡徘徊。

你的視線早已模糊不清,這麼也看不清衝到她麵前的人是誰。

那人緊扣著她的手,指尖泛起白色寒氣。

你在意識陷入無邊黑暗時還在思考,剛纔關鍵時刻為什麼大腦一片空白,似乎是精神被控製了。

你感到刺骨的寒冷,靈魂和身體似乎都被凍住了。

……

-甩開背上的刀。你感到掌心傳來一陣被灼燒的鈍痛感。用力往下一拉,將其腰腹劃出一條幾乎要將其攔腰斬斷的切口。切口處噴發出大量粘液,你來不及躲避被濺了一身,右眼一陣鑽心的刺痛。你悶哼一聲,倒吸一口涼氣。要捂住受傷的眼睛,伸出的手卻僵在了半空。你渾身沾滿了腐蝕性粘液,身上冇有一塊地方是不疼的,冇有一塊地方是乾淨的。黑色的泊油路麵在粘到腐蝕汁液後吱吱作響,但這次地麵卻冇有明顯被的腐蝕痕跡。你眯起受傷的眼,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