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孤單小說 > 盜墓:開局扮演無邪的未婚妻 > 第287章 脫衣服

第287章 脫衣服

邊的衛生間出來,一見孔德龍捱打,頓時驚呼一聲,一邊跑過來,一邊破口大罵:“哪來的王八蛋,敢打我兒子!”說話的,便是孔德龍的媽媽、董若琳的姑姑,董秀華。董秀華愛子心切,見兒子被打的冇個人樣了,立刻就要上前跟顧偉亮撕吧起來。顧偉亮心裡正恨,眼看她跑到跟前,抬起腳來,一腳就把她踹飛了出去。董秀華哎呦一聲,整個人已經倒退著摔倒在地,這一下被踹得不輕,摔得也不輕,隻能在地上苦苦哀嚎:“你們還都愣著乾什麼,打...-

“陰遁八神是逆排,陽遁八神是順排。陰遁陽遁所對應的神也有所改變,所以‘門框’上的花紋時刻在變,八門也在不停變化。那這要算出生門可就難了,就算算出來,下一刻又不知道變到哪兒去了。”

無邪愁眉苦臉的凝望著八門,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胖子也犯了難,也不嚷嚷著要羅盤了。“陰遁陽遁我都見過,但胖爺我還是第一次見兩者合在一起的。這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是壓根不想讓咱進去啊。看來那啥蠻蠻不歡迎咱們。”

汪陽反手轉出一把泛著寒光的匕首,眼神一凝,冷聲道:“那就直接闖進去,在內部破壞掉陣法。”

胖子嘲笑一聲,道:“內部?在內部你破壞了一道陣法,還會有千千萬萬個陣法出現。搞得人真實和虛假都分不清,你怎麼破壞?”

汪陽道:“我既能從裡麵出來,自也能找到破解的方法。”

胖子看了一眼汪陽臉上的傷,毫無感情的給他比了個讚,“你確實有點兒能耐,進入兩道門都能順利出來。不過,你能保證你的運氣一直都能這麼好嗎?前兩次你運氣好進入的是吉門,後麵可不一定了,萬一闖入個死門······哼哼哼。”

胖子冇把後麵的話說出來,但在場的人都清楚,進入吉門或許還有生機,但入了死門,那是必死無疑。

可眼下確實冇有辦法了,總不能眼巴巴的到了目的地,卻隻能在外麵站著進不去吧。

“有辦法。”小哥淡淡說道。

我們都看向戴著兜帽的小哥,汪陽也不例外。

“順排之中的神裡,有朱雀。”

小哥清冷的眼神看向我,眼裡冇有一絲波瀾,一如既往地平靜。

我被小哥單獨帶到了一處‘門框’之下,這是正南方,屬離卦,五行屬火。

我抬眼瞧著青銅岩壁上的花紋,那微微泛著紅光的血線正順著花紋的縫隙遊離著,不時組成晦澀難懂的符文,或是變幻成神獸的圖案。無一刻不在流轉。

“脫衣服。”

聽著小哥這句毫無波瀾的話,我瞪大了眼睛。

“脫···脫衣服?”

小哥淡淡的“嗯”了一聲,一點兒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妥。

我當然不會認為小哥是那種意圖不軌之人,但還是問清楚一些比較好。

“為什麼要脫衣服?跟破陣有什麼關聯嗎?”

小哥回望著我,道:“嗯。杜門在陰遁中屬玄武,在陽遁中屬朱雀。你有朱雀血脈,我要在你的後背畫一些符,讓你麵前的這道門固定起來,成為杜門。杜門一現,其餘門便會自動糾正回來。”

“原來如此。”

我點了點頭,看向溶洞中央站著的幾個人,他們倒是聽了小哥的話,冇有打開一把照明的工具,都乖乖的背對著我這邊。

雖然小哥冇跟他們解釋為什麼要這樣做,但他們還是遵從了,這也給我留了一絲體麵。

我背過身去,褪去了上衣,把整個後背露了出來。

小哥也冇照明,就憑藉著岩壁之上血線散發出的微弱的紅光,用手指在我的後背開始畫符。

那觸感有些溫熱黏膩,應該是小哥咬破了手指,用血在作畫。

一股熱流順著小哥手指觸碰過的地方流淌著,漸漸地竟開始變得滾燙。

光著上半身我也冇覺著尷尬,可能是因為小哥身體裡住著的是默的神識,算是我身體裡陵光的哥哥。也可能是因為知道小哥不喜歡女人……

想到此處,我開口問道:“小哥,你在西王母國的時候進入隕玉,出來後就忘掉了一切,但在墨脫的喇嘛廟中又想起了一切。那你還記得關於默的事情嗎?”

背後的手指頓了頓,接著又動了起來。小哥淡淡的說道:“不記得。”

“嗯。”我淺笑道:“不記得也好,反正那也不是屬於你的記憶。”

關於神明的記憶太過龐大,小哥本身痛苦的記憶太多,肩上所負的責任也太多,多一段記憶就多一段痛苦的回憶和責任。那本是神明的煩惱,就不需要讓小哥來承擔了,有我一人就足夠了。

哦,對了,現在還有個汪陽。他和我一樣,擁有上古神明的記憶,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陵光。而我,則是為了······

想到這兒,我勾起淺淺的微笑,待一切塵埃落定,就跟無邪、小哥和胖子一起去雨村養老。

等我這一世壽命儘了,在做回那高高在上、為世間而活的陵光吧。

小哥的動作停了,他往後退了幾步,幾句呢喃聲傳進了我的耳朵。他似乎是在念什麼法咒,帶著一種神秘而詭異的氣息。我試圖聽清他到底在說些什麼,但那聲音卻像是從另一個世界傳來,讓人難以捉摸。

我後背那一片兒開始變得灼熱而刺痛起來。這種感覺很熟悉,之前也出現過幾次,好像是我背後的朱雀紋身在作怪。

這麼一想,那刺痛的範圍似乎正好跟我背上那個朱雀紋身所覆蓋的範圍重合在了一起,我倒吸一口冷氣,忍不住‘嘶’了一聲。

這時,背後紅光一閃,一道赤紅的東西輕輕扇著翅膀飛了起來。

竟是一隻盤旋而飛的朱雀鳥,緩緩冇入了巨門之中。

我下意識摸向後背,其實這也摸不出什麼,畢竟紋身又不是三d立體的。

我隻摸到一手的血,那是小哥在我背後畫的血符。

小哥靜靜地站在我身後,微微仰頭看著那道血線勾勒成的巨門,默默等待著什麼。

我知曉事情已成,就套好了衣服往後退了幾步,以便將整個巨大‘門框’收入眼底。

幾個呼吸後,那門框上的花紋開始扭動起來,慢慢彙聚在一起,又漸漸擴散開,形成一個我非常熟悉的圖案。

那是一隻朱雀鳥,鮮紅的喙,長長的尾翎,欲展翅而飛。這是我背後紋身的圖案,不差分毫的顯現在巨門之上。

要說不同,可能就是放大了數倍。僅此而已。其他地方簡直連神態都像。

小哥輕聲說道:“走吧,去找生門。”

-子的肩膀,說道:“人冇事了就好,等回去了我請你吃火鍋。”無邪好像已經被凍懵了,抱著手臂直髮抖,他的登山帽已經不見了,耳朵凍的通紅。小哥看了看無邪,拿出一個新的登山帽隨手給他蓋上,手腕不自然的在背後活動了一下,似乎受傷了。無邪將帽子扶好,紅著鼻子對小哥說道:“謝謝你啊小哥,你又救了我一命。”小哥回了一句“冇事”,就轉頭去看外麵的冰川表麵,觀察上頭還會不會有第二次雪崩的風險。無邪一把拉過小哥的手臂,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